案边说印——书斋闲话之四

时间:2021-08-02 14:49来源:大西北网 作者:焦玉洁 点击: 载入中...
  走进一枝斋里,最养眼的物什自然是砚台,别样的砚石,奇异的心裁,各自营造出一个个很文化的主题。最夸张应该的是毛笔,或横斜参差的插在笔筒里,或步调一致的挂在笔架上,拥挤出一方方热闹。而最值得深究的却是印章,仿佛是腼腆的大家闺秀,浑身都是含蓄,各自静处在锦盒中,全不在乎外面书案上的纸裂墨溅,风云开阖。



作者书法作品
  
  真的,爱好书画的人们,没有不喜欢印章的。但从喜欢使用到喜欢欣赏,就有个过程。我闲时,经常翻看自己的印存,明显感觉到,我起初的印章都是为了使用而刻制,到后来,逐步转为使用兼把玩了。
  
  我的篆刻想法渊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有次出差去北京,从微薄的工资中挤出余钱,千里迢迢背回一本邓散木先生的《篆刻学》。几经披阅,顿觉醍醐灌顶,从此便手痒不已,就动了凿石弄刀的心思。我的第一方印章就是在这种心态下,在一方青田石料上自己刻制的。印石呢,是从隍庙文具店买来。那个时候印石不贵,偶尔还能淘到几方受刀与质地很不错的印石呢。只是当时在兰州找不到买篆刻用刀,没有办法,只好自制。凭着旧日里的钳工手艺,拍铁成型,淬火锐锋、安装手柄,自制出一支篆刻刀来。那些年,凭着这支“汉阳造”,不知道刻坏了多少印石,终于,在我的书房里留下了十余方至今犹可一用的图章。
  
  我淘到过两方好印石,最好的一方印石是半掌大小的寿山石,通体鹅黄,自底而上渐渗浅红,宛若寿桃。这方印石不仅刻制容易,不迸不滞,很是受刀,而且光洁温润,极似田黄,很宜观赏与把玩。我放在书斋博古阁上把玩数年后,请一位篆刻家镌刻闲文:“似水流年”。意取自明人汤显祖《牡丹亭·惊梦》:“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在幽闺自怜。”只是作为书法作品用印,毕竟有点大。除了展览投稿,这个年头,谁还创作六尺整张以上的作品啊!故此,作为观赏印,它至今静静的踞于博古阁间,对着初日波光,悠然的泛着如玉的光泽。
  
  另外一方好印石,也是无意之间淘到的,也是一方比那个“寿桃石”略小的自然印石,老板说也是寿山石。正面看去,体形浑圆,仿佛小半天碧玉依着半天羊脂,足以颉颃人家的“鱼脑冻”。质地婉润细腻,置于手中把玩时,手感极好。而且没有砂钉,又不迸裂,也不粘刀,极易镌刻。我便用自制刻刀镌刻印文“潜荡真情”,其意源于清人左辅词《南浦·夜寻琵琶亭》句“是江湖倦客,飘零商妇,于此荡精灵。”此印大幅作品犹可作闲文印一用,且缘于其色可餐,因之平日里又与“寿桃石”印一道踞于博古阁间,黄白相间,养我倦眼。另外,因为书法爱好,结识了一位多在旷野间行走的朋友,他先后送我青海桃花印石、朱砂印石各一方,桃花印石碧若春水,浮以白翳,放在朱砂印石边,碧水赤焰,最是收人目光。



作者书法作品
  
  诚然,淘到好印石的机会还是比较少,特别是近几年来,人们淘印石成风,卖家百般造假,稍能入眼的印石动辄数千。百般无奈,我独步在河畔乱石滩上,徘徊寻觅。小镇偏远,爱好奇石的人并不多,人们不知道我欲何为。恍惚间,我先后寻到两块半圆片状石头,白云中夹着暗红色絮带,细心打磨后,颇为朗润。只是质地较为坚硬,刻起来并不容易。我决心挥汗镌刻,稍大一点的那方篆刻闲文为“淡泊生涯”,读书人练书法,终生不懈,且志趣远在名利场外,过的就是平淡生活。因为大小适宜,放在案头,时时印纸,颇多得意。另一方稍小一点的那方,仍然镌刻闲文,印文为“鸡鸣梦断”。许多人不解其意,我每次解释道:“这是从宋人刘克庄词《沁园春》句:‘饮酣鼻息如雷,谁信被晨鸡轻唤回’中引意而来,不过是晨鸡醒尘梦的意思。”这方印文不入俗尘,印文章法、线条还简练遒劲,我更是喜欢使用,所以多的时候用在我四尺以内的作品上。
  
  几年后淘不到好的印石,我逐渐断了淘印石的念想,很少再去文具店翻动成堆的印石。越是不动念想,反而越是有不期之遇,有次途经一处小镇古玩店,碰到一方旧印。硕大的印身几乎有我书案上乌木镇尺的一半大小。通体呈象牙色,雕有龙钮,四面刻着微雕文字,印文是:得意唐诗晋帖间。俨然一腔文人情怀!印文为小篆,篆刻极佳。店老板以天价出售,我告诉他,这是一方古印赝品,有明显的问题:印文为得意唐诗晋帖间,自然是宋代以后的东西。印雕龙钮,唐宋以后,民间是不容许使用龙钮印章的。如果是大内的物什,四周的微雕档次不够。店老板无语,我便以极低的价格淘到手。毕竟一方硕大的寿山印石,高古的印文内容,精妙的篆刻印文,盖在巨幅书法,或是大型匾牌上也很受用。不然,时时把玩,也是书斋一乐啊。
  
  自己刻印,要有独自的想法,这样的印用起来到底心情更好一些。盛年时,看到齐白石先生印谱,其中有印“中国长沙湘潭人也”。此印的镌刻自然是极好的,但嫌印文过于直白。我从金城归依故土河州,便在一方极普通的青田印石上镌刻“烟雨河州路”。印文出处是拙作《河州书怀》诗句:“边地农事晚,麦熟七月暮;山家畏瘴疠,泥径无人渡;沉沉云接天,茫茫雾掩树;消魂梦一柯,烟雨河州路。”。款式制为封泥印,大幅书法作品空白处或册页衬页、手卷拖尾处,既有些许装饰效果,又明言此作品创作于古河州,也稍存一分含蓄。
  
  书法这条道上走的时间长了,书画圈子里熟人多了,作品交流也多了。几个篆刻朋友要给我刻斋名印,告诉是“一枝斋”,有个朋友笑问:“是一枝独秀的意思吗?”我赶紧解释道:“语出《庄子·逍遥游》:‘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只是乐天知命,无甚奢求的意思。何况鹪鹩为林间一只小鸟,我乃世间一介布衣,同以焦氏为姓,正好名我书斋。”如此这般,几年过来,倒是收到了白文、朱文好些斋名印。还有位朋友据此为我镌刻一方朱文小玺“栖林巢一枝”,虽是巴林印石,印文、印石却很是精致。这些印在使用之外,静卧印盒中,或方或圆,自然可爱。盖于作品之上,蕴蕴温温,颇多回味。

  
  古人治印,都是为了实用,印材最早的都是铜印。我读《十钟山房印存》,特别喜欢汉铜铸印的浑厚与汉铜凿印的犀利,毕竟那些都是文物,躺在博物馆里,供人参观。而且印文与书法作品作者相左,无法使用。近几年得知我的两位朋友善制铜印,看到网上有现成未刻铜印出售,出于好奇,便购进一些分别给他们送去,一段时间后,朋友们镌刻好,并另外增加了几方铜印,一并送来。二十几方系着印绶的铜印和我外定的专属斋号印一起搁在博古阁里,黄灿灿的一片,颇为壮观。而且,配着专用印袋,外出时系在腰间,好带也好用。只是腰间系着铜印,到底也会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有次参加笔会,朋友途中送一方铜印,我顺手系着腰间,谁知在码头上等船,遇到一位书法朋友的熟人,看到我腰间的印章,大声诉苦:“有次在街上让那个熟人写书法,人家推托说,没有带印章,看看,你都带着印章呢”。愤愤之色,形于脸上。我顿时觉得特别好玩,大街上求字,到底属于不很尊重文化。人家推托,也是文化人的修养,给你留一份面子罢了。难道让人家也大动肝火:你真的让我用手指头给你大街上写字吗?想来想去,问题还是出是夏天,我衣着单薄,让他看到了我腰间的铜印。
  
  因为喜欢书法,喜欢篆刻,也喜欢印章。故此,陆陆续续收得近百方印章。摆在博古阁间。朝夕相伴,暇时把玩,乐在其中。有印就得有印泥,记得二十年前陪一位收藏家朋友去广河,朋友收藏古玉,一个心思在齐家玉上,无暇他顾。我此刻百无聊赖,目光只是在墙壁上一幅不知何年何月的旧书法作品上游动。店老板看着看着突然问道:“这位老师懂字画吧?”便掏出一方锈迹斑斓的铜印,让我辨认年代。我让他找一盒印泥,跑了半条街,只找到一瓶墨水,无奈下,涂抹后,印在台历空白处,印文霍然是“左军司马印”,我从印文内容、印文风格和印纽上,初步断定是一方汉印。店老板大为吃惊,说:“这个老师的学问大得很,连我县中学校长都不认识呢!”我只是一笑:人家校长又不是搞书法的。更有一次,我路过一个单位接待处,人家央我题字。且不说,找来的宣纸很不受笔,临题毕,单位派出去几个人,只找回来一盒办公用印泥。这种印泥会跑油,我只好嘱咐不能装裱,只能刻匾。
  
  数番困顿后,我越发懂得收藏印泥,珍惜印泥了。多年来,先后购置了上海西泠印社的八宝印泥,朱红印泥,美丽朱砂印泥,姜思序堂古法印泥,蓝珀印泥等近十盒印泥。随我在素宣、色宣、册页、手札、长卷上盖用,用不同的印色,恰如其分的表达出每一方印章的艺术风格来。
  
  焦玉洁
  
  2020年5月3日
 

■焦玉洁艺术简介


  
   ■焦玉洁艺术简介
  
   焦玉洁:字石清,号一枝斋主、野石散人。甘肃永靖人。甘肃省政府文史舘舘员,甘肃省书协第四届主席团委员、理事,临夏州第五届书协主席,甘肃省书画研究院副院长。
  
  发表文学,书法作品报刊:书法报、书法导报、金融时报、甘肃日报、甘肃经济日报阅读周刊、甘肃画报、东方之旅、陇南报、民族日报。
  
  文艺评论:省文史舘书画家系列、大夏河畔的画家们系列、雾宿山下的画家们系列;
  
  个人书展:二00四年陇南[焦玉洁诗词书法邀请展],二00七年兰州[焦玉洁诗词书法展],二00九年临夏[焦玉洁书法汇报展]。二〇一九年兰州[甘肃省书画研究院书法提名展]。
  
  介绍报刊:甘肃日报《苍凉的诗与雄健的书法》;甘肃画报《焦玉洁的书法作品》;甘肃美术《书法家焦玉洁》;甘肃经济日报《诗人书家焦玉洁书法作品选》,东方之旅杂志《黄河三峡—焦玉洁书法艺术》;民族日报《焦玉洁印象》、《焦玉洁书法鉴赏》、《焦玉洁诗文集评述》;陇南文学《书家诗人—焦玉洁》。嘉峪关杂志《焦玉洁书法作品》,兰州鑫报《焦玉洁书法、散文欣赏》等。
  
  制播专题片:甘肃电视台文化频道·2007年《人物访谈:抒写人生》、临夏州电视台2014年《书家诗人焦玉洁》、永靖电视台2003年《歌颂故乡的人:书家诗人焦玉洁》。
  
  出版发行文集:《一枝斋诗文集(上下)》。《一枝斋雅趣》,《月朗太极川》。
                 

相关链接:
  
  
  
  

 
  

 

(责任编辑:张云文)
>相关新闻
  • 案边说笔——书斋闲话之三
  • 案边说纸——书斋闲话之二
  • 案边说砚——书斋闲话之一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案边说印——书斋闲话之四

      走进一枝斋里,最养眼的物什自然是砚台,别样的砚石,奇异的心裁,各自营造出一个...

    • 案边说砚——书斋闲话之一

      百年前那些年代,读书人都有一方自己使用的砚台,造型大都很简单。而且体型小,只...

    • 费野国画作品鉴赏

      费野,职业画家。生于1966年,上世纪九十年代毕业于河西学院美术系,1997年在北京画...

    • 陈新民:画里画外说肇平

      胥肇平刚进校时才16岁,长脖颈,娃娃脸,小巧鼻子,短眉细眼,眉眼之间颇疏远,有...

    • 陈新民:乐勤同学

      1978年秋天考入西北师大美术系油画班的同学,继续画油画者寥寥,乐勤是其中之一。他...

    • 趁热写起

      中伏,芾皇(惶)恐。入伏日有雨,凄然如秋。山斋林斋皆虚旷,沧石流水,足度暇日...

    
    网站简介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陇ICP备13000024号-1  Powered by 大西北网络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
    Copyright © 2010-2014 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