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古丝绸之路的水旱码头 唐宋元明时期的军事城堡

时间:2016-11-15 08:01来源:大西北网-科技鑫报 作者:孙雅彬 点击: 载入中...

 

    初夏的清晨,记者一行人驱车上兰白高速经白银,再转白榆公路向南,行程一个多小时,便见田畴如碧,树影婆娑。不久便到了那令人神往的古老小镇了。


    古镇青城位于兰州东北一百二十余里,中国铜城白银西南五十余里,榆中县城一百八十里处,在黄河大峡和乌金峡之间,黄河穿境而过。这里曾是古丝绸之路的水旱码头,是唐宋元明时期的边塞军事城堡。


    相传古镇青城地界在我国古代属雍州,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因有黄河之险,崇兰之峻,早在汉代时,这里就作为防守要冲囤下重兵;唐代就筑有龙沟堡。公元1038年,秦州刺史狄青在原堡的基础顺黄河扩展,筑起了一条狭长的城堡--一条城。后人为了纪念大将军狄青,便称其为青城。


    即使是在相隔千年后的今天,你仍能在古镇的街区规划上找出那“战鼓欢腾”时期的痕迹。放眼看去,青城的很多建筑明显带有军事防卫的特色。镇上的街巷呈棋盘格局,依城为界,整齐有序,主次分明。街道命名也明显带有军事意味,如齐心牌、上下牌、直接牌。不过历史车轮滚滚向前,如今,镇子上的主街已逐渐发展成以商铺、粮店、药店,餐馆为主的街市。


    古镇中心,保存完好的城隍庙,始建于宋仁宗宝元年间,在当时作为秦州刺史狄青的军事指挥场所,明神宗二十五年改为守备府,清雍正二年才改建为城隍庙。现今,历经了几个世纪的风雨变迁,城隍庙依旧香火鼎盛,泽被古镇。


    镇里最“新鲜”的还是那片留存的古民居


    民国十六年(公元1927年),祖辈经商的罗希周,将原先的“永义成”水烟作坊关闭,扩大开办了“永顺成”烟坊,主要生产“永”字牌水烟,成为镇子上四大水烟坊老板。同一年,罗希周请来几位通晓天文地理知识的朋友,采用阴阳八卦的方法设计出六院相连的罗家大院。整座院落坐北向南,占地面积7000多平方米,院落形式上兼蓄了北京、山西四合院的风格,由十六道门互相连通,布局严谨,古朴典雅,做工精美。在功能上又能满足当时的生产、居住、会客、休闲。据说,建筑所用的木料都是从兰州直接用排筏由水陆运至青城。就是在这个院子里,“永”字牌水烟被成批的生产出来销往各地。


    百年之后的这个早晨,当夏日的第一缕阳光闪耀着,罗家大院迎来了当日的第一批参观者。


    一个青砖镂刻的壁照镶在一堵白墙上。脚下是鹅卵石铺成的小径,小径是由不同的中国古典式图案组成,里面是“人寿年丰”等传统的吉祥字句。这是一个典型的四合院,院中的牡丹和竹子都有80多年历史。四面房子都是细木的窗棱,房梁上有精巧的木雕,圆的木椽和方的飞檐,古色古香。上堂屋挂着一个书有“高怀霁月”的牌匾,廊柱上有一副字迹斑驳的对联……


    因为多少年一直作为镇政府的办公地点,历年不断修缮,罗家大院基本保持了原貌。砖雕的门楼,青石条的过门板,还有叫做“抱鼓石”的石门墩照壁,都令人赞叹不已。当时当地,罗家主人的显贵身份于堂上多有“见证”.


    镇文化站的刘站长曾参与过《青城史话》的编撰,他介绍说,青城民宅顺小巷而建,以四合院为主,因地理位置不同,分为坐北向南的壬山丙向宅、坐西向东的庚山甲向宅。因贫富建筑规模也有所不同,分为三堂三厦、三堂五厦、五堂五厦、一进两院、一进三院。


    而富甲一方的罗家所建四合院就属三堂五厦结构的“豪宅”,有上下堂屋各三间,东西厦房各五间,上堂屋两边各有一间耳房,下堂屋左边也有一间耳房。


    再转入第六处院落,便是罗家水烟作坊,至今保存着烟丝刨制、榨制车间与其间的一系列“设备”.高大的压烟担沐过百年风雨,推烟坊中弥漫着浓浓的烟叶味。古旧的毡靴、木叉、推烟台、烟刨、石杵伫立在空荡的房中。


    82岁的张青永大爷坐在院外的石阶上笑着看来往的游人。60年前,他曾是罗家的一名烟匠。“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推烟丝,将其压成把把子。”麻利的小伙子那时候一天能压700把子烟丝,这样下来按把计算工钱,收入不错。他告诉记者,当时,罗家的黄烟,棉烟在福建,甚至是台湾的销量都很好。和他一样的烟匠在大院里有四十多位。


    几十年过去了,年迈的张青永还是喜欢来罗家大院转转。抽上一袋烟,想想当年的繁盛光景--如今那空蒙寂静的深宅中,曾今难言的热闹,烟工繁忙劳作,仆佣往来穿梭,小姐太太镜前梳妆,长袍马褂的主人抱着烟壶立于庭前,驼马将成担的水烟从这个大宅门里运往码头商号……


    水烟是维系青城地方经济发展的命脉


    青城的水烟种植始于明代,质优于其他地方,烟叶膘丰厚实,干得透。运过长江后,烟丝回潮变色,其味更为醇厚悠长。当时,行销南方的广东红,就是青城的有名品牌,而银丝水烟则是明代藩王每年向朝廷进贡的八宝珍品之一。到了清代初叶,青城的烟坊已经发展到了200多家。以富庶闻名陇上。


    从事教育多年的高集翰,是镇子上有名的文人,在他的指引下,顺着石板小路,又觅到一处古老的四合院。在一排崭新砖瓦房的旁边,四合院虽显破落,但仍然能找到当初的“繁华痕迹”,从上房到厦房,从墙肘到屋檐,从门扇到窗户,到处都有精美的砖雕木刻,琴棋书画、十二生肖、渔樵耕渎、吉庆有余、五子登科,盛开的牡丹,飞舞的凤凰……透过一点缝隙,可以看到紧闭着的上堂屋内铺就着长条木地板,古香古色的家具,连衣帽架的样式都别致精细……所有的一切带给记者奇特的感受:一半是想象,一半是传奇。


    闻声赶来的七旬老妇是这家四合院的主人。半个世纪前,年方二八的小女子嫁入张家,住进四合院中的西厦房。小媳妇每每早上五点钟就起床,只等着听上堂屋的门吱呀一响,忙轻手轻脚上前候着等待使唤……


    “张家也是镇上做水烟的大户,能嫁进来当然知足。其实,我是这人家的外甥女子,小时候也经常来这宅院玩。那时候,这宅子在镇上可是数一数二的。一大家子人出出进进,很是热闹。长大后,我就直接嫁了过来……”


    罗家大院里的压烟担


    回忆当年,这位穿着干净绣花布衫的老妇人似乎有些怅然。“现在这个院子破破烂烂,空荡荡的,没人住了。张家的后人散布在国内各地工作,也有的出国了。前两年,孩子在大院内原来的后勤区域,佣人房的地方盖起了新瓦房。我就搬了过去。比起这破落的四合院,新瓦房可暖和了,很干净。”


    “古宅是一个年代的缩影。不了解古宅就不了解青城。”高集翰说:水烟曾带动了这个小镇的兴旺,而四合院正是那个时代的标志性建筑。如今,约有45座青城四合院留存了下来,分布在城河、青城、新民三个村。这些民宅尽管已显苍老,但透过它们却可以返回到百余年前那个繁华的时代。拂去历史的尘埃,仍然可以看出民宅的主人在青城这片土地上艰难创业的辛酸和他们一步步走向富裕的足迹。


    水烟业的兴盛创造了一个极富价值的城镇。


    数十年间,青城“民气和而颂声作,衣食足而礼仪兴”,当地经济和文化都空前繁荣。


    很难想象一个镇子会有这样规模宏大的书院。


    也许只有去实地踏访了,你才会了解历史上的青城人对文化教育的重视程度。


    道光十一年,当时热心于教育的人捐建了首个教学堂--青城书院。黄底黑字的匾额高悬于书院山门,“犀牛望月”和“天马行空”两面抱鼓石依门柱而置。门内两侧所立的集资石碑,记载了当时民众集资办学的盛况。院内西侧墙壁上的石碑,记载了青城书院创建的历史。据高集翰介绍:“历史上书院培养了皇榜翰林1名,进士10人,文举人24人,孝廉方正8人,贡生83人。这些人才的大量涌现,极大的促进了青城与外界的交流与沟通,扩大了青城的知名度。”


    经济的繁荣求学出仕,舞文弄墨的社会名流层出不穷。“观众们耳熟能详的一折秦腔传统小戏--《柜中缘》的编剧就是我们青城出去的才子李干臣。”高老师表示,曾有着不同的说法,孙仁玉是长期以来秦腔权威资料公认的《柜中缘》作者,但另据调查考证,它的真正编剧并不是孙仁玉,而是当地出去的李干臣。


    青城各个历史时期都涌现出了一批文人墨客,他们泼墨点染丹青,创作了大量的诗词、对联、书画。如书画家王元、白元闻、罗经权,高炳辰、李公善以及曾任甘肃省第一任文史馆馆长的杨巨川。


    细细体味,文化教育的兴盛,仍在今天的青城能够感受到。在小镇上始终洋溢着浓浓的文化气息。即使最普通的农户家庭,家家户户也都于正房悬挂名人字画、中堂、对联,不少家庭还收藏着历代的书画珍品。而当地的农家妇女,各个心灵手巧,每一副窗花、每一个肚兜、每一个枕顶,无不展现着她们的文化素养和聪明才智,寄托着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憧憬。


    张成林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书法家,经常组织乡民交流研讨书画艺术。他的曾祖父是晚清进士,祖父则是私塾先生。成人后,张成林接了父亲的班,去皋兰县教书。如今,在他家中,堂前挂着自己亲笔写下的曾祖父的诗词。看着记者到来,张成林兴致勃勃地翻开了张氏族谱……


    “历史上,我们张家出过三位进士。祖上留下的 ‘墨香’不应在我这断了。”


    每个镇子都会经历兴起和衰落


    一百多年前,在“热火朝天”的青城码头上,大船古渡将一箱箱水烟发往宁夏、包头,再转往大同、天津。然后,当战火阻断了商旅,工业化的卷烟涌入中国,改变了人们的习惯,水烟失去了市场,青城以水烟为主的商贸大厦在风雨飘摇的国运中日渐倾颓。


    贸易受挫,小镇码头也从此萧条。


    如今,在青城再难寻到旧时的古码头,但是新的产业却正在兴起。


    东滩是黄河水流流淌形成的湿地。这里是自流水灌溉。有陇上最大的连片荷花池。


    三年前,80后安徽人汪治会追随父亲的脚步来到青城东滩。本来是一次不轻意的旅行,却让他爱上了这个小镇,这个西北的“水乡”.从开荒种荷到土木建设,从生产项目到旅游开发,他都身体力行,脑子里装着如何把这里做大形成规模和未来发展的各种奇思妙想。“去年产藕40万斤,我们的藕几乎占了兰州大半市场。不但新鲜,价格也有优势。去年,我还试着在荷塘里养泥鳅,养河虾,都成功了。明年,我准备集中养螃蟹……”年纪不大,但这小伙子谈吐中透着徽商的精明和眼光,按照他的设想,这里将成为黄河上游最大连片荷花为主体的集生产、观光、体验于一体的生态产业。


    黄昏的时候,天仍然如青花瓷般的颜色。醉人的晚风中,坐在新建的水中亭廊里,四面风,低头时,水波潋滟,田中荷叶轻轻摇曳……不远处的树荫后面升起一缕炊烟,路上偶尔有荷锄的农人经过,水边垂钓者正悠闲地等着鱼儿上钩……一切如诗如画。


    “端午小长假,我这迎来了1000多位游客。现在,周边和农户也嗅到了经营荷塘的经济价值。开始开发自己的荒地种荷。也有在这周边发展‘农家乐’的。”顺着周老板手指的方向,在五十米远的地方,一家新开的农家餐馆挂满了红红的灯笼。“今年,我已经在青城发起成立了农业合作社,帮助这里的农户种荷和销藕。以后,如果这里能达到万亩荷塘的规模,我还计划搞藕粉深加工业。”


    曾经有名的青城八景:大船过渡、小河烟雾、黄崖滴水、鹿谷丰登、小燕晚照……随着时间的流逝,现今多数已看不到,那些满载着羊皮、水烟、杂货在黄河上飞驰的羊皮筏子,存在于老人们的记忆中,如今偶尔只能在电影、电视的画面上掠过。


    然而新的时代开始了。


    地处黄河臂弯的青城气候温和,水资源丰富,形成了千亩稻田、鱼塘荷花、红桃绿柳等田园风光,把小镇打扮得如诗如画。这形成了新的青城八景,有诗为证:“数里山川一目穷,黄河直下水流清;大川渡通千古道,东西衔接一条城;白头老翁牛山窝,红嘴鹦哥鹿谷鸣;二龙金口飞红岘,瑞绕武当南北坪。”


    曾几何时,青城失去了往日的辉煌,然而黄河并没有沉默,它依然奔腾咆哮好似千军万马,一泻千里归大海,古镇西界滚滚而下的黄河,大峡,小峡电站的相继建成,使兰州到什川至青城的水上旅游成为现实,而东滩水乡随乌金峡电站的建设,水位提升,将形成集稻田、荷瑭、鱼池、湿地、库区等为一体的面积浩大的水乡田园风光,成为与南部苍茫黄土高原,和北岸连绵丹霞地貌相呼应的独具西北特色的山水景观。游人可来此漫步河堤,荡舟湖心,钓鱼桥畔,醉卧茅亭……


    今天的青城不再仅仅是一座古老的“城镇化石”,而是开启了新的时代。随着古镇保护和建设工程的实施和文化旅游的开发,古镇将振兴,生态将恢复,文化将光大,青城在兰州大都市圈内,将成为一个集观光,文化,旅游为一体的胜地。

(责任编辑:陈冬梅)
>相关新闻
  • 青城:古丝绸之路的水旱码头 唐宋元明时期的军事城堡
  • 青城:唐宋元明时期的军事城堡
  • 青城:古丝绸之路的水旱码头 唐宋元明时期的军事城堡
  • 古镇之梦
  • 古镇之梦
  • 青城:古丝绸之路的水旱码头 唐宋元明时期的军事城堡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网站简介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陇ICP备08000781号  Powered by 大西北网络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
    Copyright © 2010-2014 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