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警方破获一起特大网络犯罪集团案件让“套路贷”无路可逃

时间:2019-06-24 18:16来源:大西北网 作者:人民日报 点击: 载入中...
 

 去年10月,刚入职不久的李琪琪,看中了一款新手机。因为没有积蓄,转而选择在网贷平台“甜兔”上借了3000元。但由于一周内没有及时还账,利息越滚越多,最终欠款高达15万元。为逼迫还款,该平台伪造李琪琪的暴露照片,四处分发至其同事、亲友处。李琪琪无奈之下只好求助家人,四处借钱才得以偿还。
  
  日前,甘肃省兰州市公安局成功破获一起特大网络“套路贷”犯罪集团案件。经查,网贷平台“甜兔”伪装成菜谱类APP,应付应用平台审查;用户下载后,摇身一变成为贷款软件。之后,非法获取用户手机通讯录、通话记录等全部权限,并以“消费垫付”为饵诱导机主借钱;再以缴纳“服务费”为名,收取高额利息。
  
  该犯罪集团自2018年5月开始,累计非法获取1197.6万余人的个人信息。在不到8个月的时间内,诱骗47.5万余人贷款,累计放款59.75亿元、收回91.16亿元,非法获利31.41亿元。截至案发时,该集团仍有尚未收回的待催收欠款本金14.7亿元,逾期利息83.77亿元。
  
  诱导机主借钱
  
  1317个手机应用,24个网贷平台,47.5万余人受害
  
  李琪琪的遭遇并非个案。去年11月,兰州市公安局民警李刚在例行网络巡查时发现,一款名为“甜兔”的APP下载页面中,有大量评论称其为“骗子软件”,且该软件在苹果、安卓平台各大应用商店中均能检索到,下载量巨大。
  
  “下载页面的功能描述,是各类菜谱。而我下载安装之后,发现是一个‘网贷’超市,有很多诱导机主借钱的入口。”李刚介绍,对该软件进行恶意代码检测后发现,一旦安装后,软件会强制获取通讯录、通话记录、摄像头等权限,且没有任何提示。
  
  “签的合同不是贷款协议,而是垫付合同。借了3000元,实际到手只有2000元多一点。”李琪琪回忆。
  
  兰州市公安局民警贺小东介绍,该犯罪集团采用收取逾期高额收费等方式,获取非法利益。例如,受害人贷款1000元,平台先期以服务费名义扣除300元或500元,受害人实际仅拿到700或500元;贷款时间为7天,逾期每天加收10%的利息(按照1000元计息),利滚利重复计息。
  
  李琪琪说,借款逾期后,她只好拆东墙补西墙,在“甜兔”客服的推销、引诱下,又从“雏鹰”“闪电虎”等平台处借钱。
  
  “‘甜兔’这款应用,既是一个放款的具体操作平台,也兼有‘推广超市’的作用。”李刚介绍,“甜兔”内设有多个链接,分别指向一些与之功能类似的应用。“表面上看是不同的网贷平台,但其实背后老板是同一个人。”
  
  经侦查,自2018年5月至今年3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组织领导犯罪集团开发、利用1317个手机APP,建立“雏鹰”“闪电虎”“红番茄”“米猪”等24个网贷平台,通过40多个壳公司与受害人签订合同。
  
  今年1月,兰州市公安局正式立案侦查,数据显示,该集团累计非法放贷327.82万余笔,受害人47.5万余人,遍布全国各地。
  
  外包催收业务
  
  犯罪集团分工明确,通过40多个壳公司逃避打击
  
  王某某曾在某大型互联网公司任职,深谙互联网金融操作手法。据王某某等人交代,“甜兔”的源代码是正规小贷平台软件,他们买来后进行了所谓的“完善升级”。王某某先后招募24名程序员对源代码进行改写。
  
  “改写之后,‘甜兔’拥有了‘AB面’,A面用来应付平台审核,成功过审之后立即运行B面,进行放贷。”李刚说,以“甜兔”为基础,该犯罪集团先后克隆开发了24个类似应用,已成功上线运行19个。
  
  该犯罪集团还与风控公司合作,对非法获取的用户信息进行大数据分析、比对,筛选潜在客户并进行评级打分。“符合贷款条件的客户,向其精准推送贷款信息;不符合的,则将其信息再转手卖掉。”李刚说。
  
  办案民警介绍,由于没有贷款资质,王某某在放款时不与受害人签订贷款合同,而是通过40多个壳公司与之签订所谓的“消费垫付合同”,逃避打击。
  
  王某某交代,该集团将催收业务外包给河南郑州、安徽亳州等地的24家催收公司。“他们合作协议上约定不能暴力催收、上门催收等,但这只是他们逃避打击的幌子。”兰州市公安局七里河分局民警谈存俊说,王某某对催收公司设立了激励机制。“对催收公司业绩进行排名,排名越靠前的,接下来获得的业务量越大、提成比例越高。反之,进行业务处罚。”
  
  据办案民警介绍,为获得高额回报,这24家催收公司几乎无一例外地采取了威胁恐吓等暴力催收手段。“他们之间以合作分成的方式,形成了一个较为固定的利益集团,进而形成了方式更为隐蔽、更难打击的新型‘套路贷’。”谈存俊说。
  
  王某某等人利用不到2亿元本金,在不足8个月的时间内,迅速做大犯罪集团。
  
  办案民警分析,该犯罪集团所选择的借款对象,有相当一部分是无节制消费群体,同时也有正当职业但手头又不宽裕的群体。这些人欠钱之后既害怕催收,也担心被亲朋好友知道,因此明知上当也忍痛偿还。
  
  大数据办案
  
  抓获218名犯罪嫌疑人,涉多家第三方服务公司
  
  鉴于该案涉案资金大、地域广、受害人多,兰州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抽调精干警力集中开展侦办,同时向公安部、省公安厅汇报案情。
  
  “为办理此案,公安机关累计采集数据突破120TB,还专门采购了10台服务器提取分析还原作案数据。”谈存俊介绍,在公安部组织指挥、省公安厅积极协调和当地公安机关支持下,专案组组织400余名警力分别在浙江、陕西、安徽等地同步行动,一举捣毁6个犯罪窝点,扣押、查封、冻结涉案财物价值约合人民币20.55亿余元。截至目前,公安机关已经抓获218名犯罪嫌疑人,其中逮捕80人、刑事拘留14人。警方将继续对未到案的嫌疑人进行抓捕。
  
  兰州市公安局民警胡向龙介绍,王某某还与多家第三方服务公司合作。著作权登记代理公司为20多个平台软件违规办理著作权证,用于通过各应用商店审核上架;银行卡鉴权公司根据犯罪集团提供的基础信息,违规查询受害人的银行卡账户信息、流水、使用情况等;风险控制公司对受害人个人信息、银行卡信息和银行卡鉴权公司的鉴权结果进行风险评估,综合评定受害人还款能力。该犯罪集团利用第四方支付平台,向受害人放贷、收款。同时,其下属各公司之间也通过第四方支付平台转账。
  
  “这起案件集合了网络犯罪中非法窃取公民信息,电信诈骗中虚构事实及剧本,特别是黑恶势力犯罪的暴力催收、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等犯罪形式。可以说,集多种犯罪表现和手段于一身,具有极大的欺骗性。”甘肃省公安厅副厅长、兰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肖春说。
  
  但不管披上多少“合法外衣”,其有组织地使用暴力追逐暴利的黑恶势力犯罪本质没有改变。办案民警认为,这种犯罪也暴露出在社会管理、行业监管、金融创新和互联网监管等方面的管理漏洞。比如,网上APP审核监管标准不一,“AB面”APP被违法犯罪分子使用;第三方支付平台对大额异动资金监管不力,查询溯源难;大量通过登录被强行获取的公民信息,被犯罪集团贩卖流转等。
  
  “要杜绝无节制消费心理,保护好个人信息,对短期‘利滚利’的网贷保持高度警惕。”肖春说,遇到非法网贷行为,一定要保存网贷软暴力催收证据,如恶意伪造图片、威胁短信、电话骚扰等,及时报警,由公安机关立案查处。
  
  (文中受害者均为化名)
  
  《人民日报》(2019年06月24日10版)
(责任编辑:张云文)
>相关新闻
  • 【扫黑除恶进行时】兰州公安打掉黑恶团伙87个
  • 兰州公安展示扫黑除恶阶段性成果
  • “扫黑除恶”政策、法律知识你知道多少?
  • 扫黑除恶,兰州警方再发力!一批涉黑涉恶案相继攻破
  • 全国扫黑除恶举报平台来了!这个二维码可收藏!
  • 甘肃全省扫黑除恶见成效实现五年刑事发案最低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网站简介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陇ICP备08000781号  Powered by 大西北网络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
    Copyright © 2010-2014 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