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从萃英到精英

时间:2011-12-31 11:29来源:鑫报 作者:冀晋存 点击: 载入中...

 百年:从萃英到精英

    2009年9月16日,兰州大学迎来百年华诞,这一百年,既是坎坷曲折、跌宕起伏的一百年,也是几代兰大人艰辛探索、矻矻奋斗的一百年,更是学校由小到大、创造辉煌的一百年!一百年间,它和中华民族一起,经历了清末、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3个时代,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春天,深深地经历了甘肃、西北,乃至全国从苦难中崛起,走向文明、富强、繁荣的沧桑巨变,浓缩了西北近代和现代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从无到有、跋涉前行的历史。
  为纪念兰州大学百年庆典,本报特推出《兰大百年校庆特刊》。该特刊分为《见证》《脊梁》《奋斗》《愿景》四大板块,从人文底蕴、历史变迁、办学成就和远景规划等方面,生动翔实地再现了兰州大学百年沧桑录,展示了兰州大学向国际一流大学迈进的美好前景。
  百年是世纪的积淀,百年是日异的新鲜。至公堂、正校门、隆基像、图书馆、萃英山……这些烙上岁月痕迹的兰州大学地标百年来与徜徉于此的主角们一道,让一撇一捺的意义在兰州大学的校园中,于季节变换间成就终年不屈的风骨。


克服重重困难 要把自己建成“国家队”


 清代甘肃素有“苦瘠甲天下”之说。近代以来,由于早期现代化进程远远滞后于东南地区,西北地区成为了中国的不发达地区之一,加之天灾战乱不断,财政拨款极少且时有时无,从1909年到1949年的40年间,绝大多数情况下,学校只能艰难维持,很难在专业设置、招生规模、办学条件和水平等各个方面,有大的发展和改善;只能保持几十名教师、上百名学生和专业设置单一的状况。即便如此,还经常陷入经费不足、拖欠教职员薪资和学生因家贫而大量辍学的窘境。但与黄土为伴、与黄河共生的兰州大学,其精神中蕴含着黄土的浑厚质朴与黄河翻山越岭、奔腾至海的倔强。虽然当时学校一直处于与自然环境恶劣、师资缺乏、设备简陋、经费不足等状况的抗争之中,但几任校长都是克服常人无法想像的困难,筹经费、聘师资、调系科、定规制,铺垫了办学之路。新中国成立后,兰州大学成为全国重点综合性大学。当时教学条件还是很简陋,没有实验室,师生们动手建造;缺少仪器设备,师生们共同研制;缺乏图书资料,师生们用手抄。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兰大的物理、化学、数学、地理等学科始终处于国内高校前沿水平。
  记者曾经在采访时听到这样一个故事,化学系一位教授坚持在晚上悄悄进入实验室,彻夜进行科学实验,1973年首次合成抗癌新药——三尖杉酯碱,接着又连续在世界上率先合成另外4种三尖杉酯碱,为人类战胜癌症作出了贡献。生物系一位教授蹲“牛棚”、受批判,下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但始终以坚强的毅力从事科研工作,发表了多篇高水平的学术论文。上世纪40年代后期,一批著名学者来到兰大任教,激发了兰大的学术意识。50年代初,兰大系统组织开展科学研究,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的科研成果。


不以作西北高校自框 不满足“关起门来比高低”


  如果以国立兰州大学的成立作为学校百年历史前后两个时期的分界线,则可以清楚地看到:前期,学校只能是为了生存而奋斗;后期,却是为了实现自身作为一所重点大学的目标,努力探索、自觉奋进的过程.。“只有胸怀一流的目标,才能建成一流的大学;努力拼搏有可能失败,不努力拼搏注定不能成功”,这是兰大人在办学历程中形成的共同认识和共同体验。知识与真理不受时空限制,但大学的发展与所在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息息相关。学校植根于西部,在与西部相关的研究领域具有比较优势,“做西部文章”,成为学校扬长避短、把不利因素转化为有效资源的战略选择,成为建设一流大学最重要的切入点。
  正是凭借这种精神,学校一方面将“做西部文章”作为自己的基本战略,有所为,有所不为,千方百计在院系和专业设置、科研重点和主攻方向、人才培养、学科建设等诸多方面,形成自己的优势、特色和话语权;另一方面,又绝不以作西北高校自框,满足于“关起门来比高低”,而是以世界的眼光和开放的胸怀,密切关注国内外相关研究领域的最新目标和方向,不断强化与国内外的交流,用最新的科学理论、方法,研究、解决西部的课题,缩小与国内外学界的差距,加快重点学科的突破和优秀人才的成长,为西部也为人类作出自己的贡献,得到各方面的广泛认可。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上世纪50年代中期,留学归国的刘有成教授、从复旦等高校支援兰大的著名化学家朱子清教授等,创立了兰大化学系有机化学专业,并以西部特有中药材贝母、甘草等药用成分的分析和有机合成为突破口,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赢得了国内外化学界的关注。类似的事例还有许许多多,它们充分证明,虽然在很多客观条件方面,兰大不如别的高校,但兰大人却绝不怨天尤人、甘居落后,而是勇于知难而上、迎难而进,通过自身的加倍努力,去克服各种困难,在很多方面,创造出一流的业绩,为国家作出特有的贡献。


做西部文章 走自己的特色发展之路


   学校利用最新科研成果,加强与国有大中型企业的全面合作,开发出“纳米镍粉材料”、“中子在线测水仪”、核仪器仪表等;学校还积极开展政府绩效评价、环境治理与环境影响评价、城市规划、水土保持、沙尘暴机理等方面的研究,为地方政府部门提高管理绩效、加强环境治理、制定城市规划等提供科学依据。经过不懈奋斗,兰大先后建成功能有机分子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西部环境、磁学与磁性材料、干旱与草地生态和西部灾害与环境力学等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敦煌学研究所和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等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多年的探索与实践表明,学术前沿与服务区域发展之间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致力于服务区域的发展建设,不仅可以更好地促进学校自身发展,同时也为将西部问题上升为国家战略甚至国际科学问题提供了可能。
  兰大在学术发展上的显著特点就是做西部文章,做西部文章不仅是兰大作为国家部署在西部地区的高水平大学所承担社会责任的集中体现,也是兰大在学术上追求特色、争创一流、发挥得天独厚条件的必然选择。近年来,兰大在敦煌学、西北少数民族、青藏高原、冰川冻土、风沙治理、干旱农业生态等方面的科学研究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有些领域的研究已经达到国际领先或一流水平。
  当然,由于自然环境、社会发展水平等诸多方面的差异,东西部差距的长期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