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一个春天

时间:2018-07-17 13:47来源:大西北网-散文网 作者: 点击: 载入中...

 

    闹钟哇啦哇啦地响了,我彷佛从另一个美好而舒适的世界里云游归来,可是眼皮就是睁不开。
 
 
    「小弟,起来啦,还睡!」大哥在邻床用那种自称很sexy的声音吼开。
 
 
    「起来个屁,礼拜天!」我翻个身,「上帝创造世界第七天也要休息!」
 
 
    「你个头,等下妈来你不起来事小,我挨骂事可大了!」
 
 
    真的,哥们总不能互相残杀,说起来老哥也怪可怜的,自从妈不知从那里学来的那套自认极端有效的「最新教育法」之後,老哥就变成了「代」罪羔羊,没事被杀着玩的鸡:口口声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其实我早知道妈骂他的真正目标是我,只是为了配合妈「故意」以为我不知道,然後让我「自己去想」的程序而装傻罢了。那种所谓的「间接」教育真比「直接」教育来得「直接」多了。子女教育法应该由我们这些子女自己来编。
 
 
    「甭坐在那儿装死,对了,告诉你一个快速苏醒法,我从读者文摘里头看到的,很有效!」
 
 
    「得了,我累的半死,如果还有那种闲功夫,我不会多睡一会儿。」
 
 
    「怎麽,睡了五、六小时还不够?人家爱迪生老兄一天才睡三四小时哪,昨天漏电啦?」
 
 
    「去你的,大学生讲话老是不乾不净的!」我赶紧掀开棉被,跳下床来,因为老妈的拖鞋声已由厨房到了餐厅了。哇:「春寒料峭」,真的,还是相当冷的。穿裤子,老哥在一旁笑。妈开始上楼梯,穿上衣,妈到门口。
 
 
    「妈!我起来了!」我大吼一声,老哥又笑。
 
 
    「吃早饭了。」妈满意地说,拖鞋声远去,解除警报。
 
 
    「哎,薄命的高三学生。」老哥说。看他舒舒服服地伸懒腰,冷眼旁观,真羡慕。
 
 
    「当老幺最倒楣,」我说。穿上毛衣。妈亲手织的,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下楼让老妈高兴一下。
 
 
    「少来,全家让你一个,嘘寒问暖,做错事有人代你挨骂,还不知足!」
 
 
    「老哥,你不晓得,我一天到晚演三娘教子给你们看,可是总没机会看另一个小子演『高三下学期』!」
 
 
    「小弟,你以为我们很喜欢看吗?其实说,老哥是乱心疼的!」
 
 
    「你少肉麻当有趣!」
 
 
    「小弟,我是说真的,全家只有我了解你!」
 
 
    「谢啦,乾杯!」我端起空的咖啡杯子。「他每天早上都要喝xx咖啡……」
 
 
    「你电视看多了!」老哥坐起来点烟。
 
 
    「发誓,」我举起右手:「我那有时间看?」
 
 
    「快下去,等一会女高音复起,我看你又要头破血流了!」
 
 
    「哎,让我『薰』一口怎麽样?」看他抽烟真蛮有意思的样子。
 
 
    「少来,等考上大学以後再说!」
 
 
    「老哥,问你一句话!」我说。
 
 
    「说吧,小子。」老哥弹了弹烟灰,动作蛮性格的。
 
 
    「是不是考上大学以後什麽事都可以干!」
 
 
    「对,不对,」老哥说:「会枪毙的事情不能干!」
 
 
    大学生讲话永远像演戏。
 
 
    「妈,小弟赖床!」二姊在门口叫。她是唯恐天下不乱之类的,天下唯小人与女子难养。我把门打开,做了一个很性格的微笑。
 
 
    「赖你个头,」我说:「你能不能留一个面子给我?」
 
 
    「你这种人是不骂不成器!」二姊说。她始终是自以为很了不起的,很「成器」的人。不过这也难怪,从小念的都是「一流」学校,没有补习就考上第一志愿。想到这里,我觉得我们家里的人彷佛都不太对劲,当然包括她。比如说别人家是「严父慈母」,我家是「严母慈父」,而大姊,二姊这种女流之辈却一个念化工,一个电机系;而宝贝老哥嘛,堂堂七尺之躯偏去念那种娘娘腔的教育系。要命!麻子常说我们家里的人都有神经病,我想有一点道理。
 
 
    「一天到晚迷迷糊糊的,还不快去刷牙,什麽事都要人家叫,自己也不想想几岁了,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二姊说。
 
 
    我把浴室的门关起来。女孩子的嘴是钢打的,男孩子的嘴是马桶做的──这是我们物理老师说的,真的,很有道理,一个是永远说不累,一个是又臭又脏。
 
 
    「老姊,」我把门打开,一边挤牙膏,利用时间,忙里偷闲。
 
 
    「干嘛!」二姊正在梳头,理工的,很有数学概念,六七,六八,六九……要梳一百下呢。
 
 
    「不是我捧你,真的。」我说。
 
 
    「怎麽,有什麽好话是吗?」七一,七二,七三……
 
 
    「你今天穿的够骚的,」我说:「是不是挨『拔』去了?」
 
 
    顺手把门锁上,唱歌,大声地唱:「怒发冲冠凭栏处……」,外头鬼哭神号,山崩地裂,我对镜子做个鬼脸,妈的,胡子又长了,唉,老了。
 
 
    大阳照到了餐厅的窗子,天蓝得发亮,所谓碧空如洗是也。妈把落地窗呼啦呼啦地,全部推开,窗台上那几盆花正在妈的利爪下受罪,妈的动作就像小时候替我洗头一样,连撕带抓的。
 
 
    「嘿,要开花了哪,老头子,要开花了哪!」妈大叫大嚷的。
 
 
    「怎麽,自摸啦?」爸正徜徉在社论里头,只有像老爸那种怪人才看社论。
 
 
    「菊花,要开了哪!」妈把整盆花从窗台上搬进来。
 
 
    「看到了!」爸说着把手一挥,妈又抱出去。其实妈晓得,我也晓得,爸连瞧都没瞧一眼。
 
 
    「爸!」我说。
 
 
    「嗯!」
 
 
    「你乱没灵性的!」
 
 
    「什麽?」爸把【报纸】一丢,握着拳头跳过来:「你敢批评我?」
 
 
    爸虽然老了,胖了,可是动作倒还是很灵巧,大概是当兵当久了的关系,你想想,从二等兵干到上校退伍要多久?二十多年哪!
 
 
    「不敢,爸,」我缩着脖子喝牛奶,爸喜欢抓脖子,五爪神功。
 
 
    「老幺,我看你吃到什麽时候,」妈在阳台上说,唯恐天下不知的样子。「现在几点啦,补习来得及吗?哎,自己也要想想,那麽大的一个人了,总不要妈一天到晚惦记着,妈会累!」
 
 
    「老幺,」爸低声说:「快吃,快上课去!」
 
 
    二姊下来,老哥也下来,个个神采飞扬,星期天,约会天,对大学生来说。
 
 
    「爸早,妈早!」二姊。
 
 
    「妈早,爸早!」大哥,奉承派的。
 
 
    「还早哪?」妈头也不回地说。
 
 
    「好棒的天气!」二姊说:「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得体,得体,」爸说:「老幺,下面呢?」
 
 
    「夜来麻将声,不知谁赢了!」我说,良机不再,没有幽默感的人只不过是个行屍走肉而已。
 
 
    「老幺!」妈大吼一声。
 
 
    「叛逆,叛逆呀!」二姊说。
 
 
    老哥在桌下踢我一脚,爸摇摇头「六宫粉黛无颜色」地笑了一笑。神经病家庭,真的,男人女性化,女人男性化,甚至菊花也在春天开。
 
 
    讲义、课本、笔记、红笔、蓝笔、车票、眼镜,都有了,钱,没有。
 
 
    「老幺,八点了!」高八度的花腔女高音。
 
 
    「来了!」我说。妈的弱点是不论她多生气,多急,只要答她一声,代表你在听她的话,她就会心满意足自动熄火。
 
 
    这是爸二、三十年来的临床经验,不过真的很灵,屡试不爽。
 
 
    「中午回不回来吃饭,你们。」妈说。
 
 
    「不回来!」三个都说。
 
 
    「老幺要回来!」妈瞪着我。
 
 
    「得了,那麽远浪费时间,在外面吃饭好了,找个同学聊聊也好,学学人家念书的态度!」爸说。这就是常使我感激得痛哭流涕的父亲。生我母亲,知我者父亲。
 
 
    「你不怕他去找个女学同联络感情?爸!」二姊满嘴圈牛奶渍,可是就不放弃说话的机会。
 
 
    「老二,你不要讲话好吗?」老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皱着眉说,好老哥。
 
 
    「有钱吗?」爸一边说一边掏口袋,意思是:孩子,我一定给你,不论你有没有。
 
 
    「没有!」
 
 
    「拿去,不要乱花!」爸快速扔过来,我赶忙接住。
 
 
    「拿多少?」妈说。
 
 
    「五十块吧!」爸说,善良的爸,两百元哪!
 
 
    「妈,我走了!」我打开门:「老哥,Have a good time!」
 
 
    「谢啦!」
 
 
    「二姊!」
 
 
    「干嘛!什麽遗言?」
 
 
    「你的腿越来越粗了,少吃一点!」我说。关上门,二姊她一定火山爆发可是不会影响到我,因为爸严格规定过,兄弟姊妹吵架只能在屋内,所谓家丑不可外扬也!楼梯口是非军事区。
 
 
    我数着楼梯下来,越想越不甘心,这就是高三学生的beautiful Sunday的早晨,鬼喔!
 
 
    楼梯下也有人在推【脚踏车】,二楼的三千金,高三的可怜虫。
 
 
    「嗨!」我说,太熟了,否则我真不会去和女孩子打招呼,非不为也,不敢也。
 
 
    「嗨!」她抬头看看我;眼圈发黑,八成又是一个爱迪生。「上课去?」
 
 
    「对,」我说:「上课去?」
 
 
    「对!」
 
 
    老套。同一个补习班上了个把学期了还问。
 
 
    天气真棒透了。安全岛上那些树刚长出芽来,嫩绿的一遍,看起来真令人与旧想飞,何况身旁边还有女孩子并辔而行,我真的以为在演文艺片。
 
 
    「哇,吹面不寒杨柳风!」她说。又是一个颇有「文学」素养的。
 
 
    「真的很舒服!」
 
 
    「喂!你早上都起不来是不是?」她笑着问。
 
 
    「没有哇,谁说的!」
 
 
    「那怎麽每天早上都听到你妈在那儿嘀嘀咕咕的!」她说,我注意到她握车把的手,可怜,骨瘦如柴哪!
 
 
    「女人嘛,总是罗嗦!」我说。
 
 
    「少恶!」她说:「其实我有时候也累的起不来!」
 
 
    「用功过度嘛!」我说。仁爱路四段,最美的路,而且有一个坦白的女孩子在招供,哇,美丽的星期天。
 
 
    「其实说,我真的一点把握也没有!」她偏着头说:「你呢?」
 
 
    「甭提,」我说:「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念得好多好多了,可是就不知道别人念的怎麽样,想来想去很骇怕!」
 
 
    「我也是。」她说:「对了,你家不是全上大学了吗?你怕什麽!自备家教。」
 
 
    「算了。」红灯,停车。「老姊三棒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老哥社会组的,数学比我还破,二姊嘛,自己有自己的节目,只要不扯我後腿就行了!」
 
 
    「电机系那个?」她问。
 
 
    「是啊,没事干专找我麻烦,还会教我!」
 
 
    「我好多同学也这样,哥哥姊姊去别人那儿当家教,而自己在家……!」
 
 
    「是啊,我有时真搞不懂!」我说。
 
 
    一些国中的小毛头穿得花花绿绿的又笑又叫地走过,郊游去的样子,旅行袋露出烤肉的铁丝网。
 
 
    「我很羡慕他们!」她说。
 
 
    「算了,三四年後还不是和我们一样,受苦受难!」
 
 
    绿灯。等她起步赶上来。
 
 
    「嘿,你有没有想过,考不上怎麽办?」她说。
 
 
    「当然想过,男孩要当兵哪!」我说:「女孩子倒没关系!」
 
 
    「不对,」她摇摇头,皱着眉着:「我大姐考了一年没上就不考了,结果找不到工作,一天到晚呆在家? ……的,我真骇怕我也会这样,你知道,高中非学历哪!」
 
 
    「结婚去嘛!」我笑着说:「长期饭票!」
 
 
    「德性!」
 
 
    「真的,」我说:「男孩子才糟,当两三年兵一下来,什麽都忘了,再念也不容易了!」
 
 
    「那不要去嘛!」她满脸真诚地说。
 
 
    「你开什麽玩笑,当兵又不是看电影!」
 
 
    「可是好多人没去当兵哪!」
 
 
    「身体有病吧!」
 
 
    「那你不会去弄个病。」她说。女人不足以论大事。
 
 
    「少来!」
 
 
    「其实,我有时也想过,就是念大学也是一样,还不是念一堆书,念一念,又要干什麽?」
 
 
    「我也想过,可是我老哥叫我不要想那麽多,走一步算一步,千千万万的高中生在准备考大学,我们也是高中生,我们也要去考!」
 
 
    「我们都是高级盲从!」
 
 
    「早哪,高级,」我说:「我们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喂,你知不知道那些念大学,就如你哥哥姊姊,他们想的下一步是什麽?」
 
 
    「多哪,」我说:「比如说,今天礼拜天,他们想说,今天和谁约会去啦,到何方逍遥去?」
 
 
    「少恶!」她笑着说。
 
 
    补习班门口永远像废车厂,十飞三飞,新的旧的搞得满走廊。
 
 
    一堆宝又在楼下排排坐,男孩子藉口多,等同学,天知道,到底是看女孩子。不过我很喜欢看到他们,这是真的,和他们讲话比和……扯要爽多了。而且大家有默契,比如说他们明明看到我和女孩子一道来,想起哄,可是就不会当着女孩子的面,修养够好的,一等她像病猫一样爬上楼去,才开始口不留德地你一句我一句。
 
 
    「妈呀,我们真要自杀了,」「不错,秀外慧中有气质!」「介绍介绍吗!」「你妈个头,天天喊累,原来泡妞儿去了,怎样,上不上道?」
 
 
    「停!」我说:「诸位老兄不要误会。」
 
 
    「少来,男子汉敢做敢当!」
 
 
    「妈的,只不过同路而已,她住在我家楼下,碰巧一道来而已,不要想入非非好不好!」我说。
 
 
    「对呀,这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省得问地址嘛!」「对,联络方便!」
 
 
    「鬼喔,老夫家教严格,连机会也没有。」
 
 
    「相信你!」班头说,我很佩服他,适可而止:「考上大学以後再说。」
 
 
    「嗯,这才是人话!」我取下书包说:「今天什麽课?」
 
 
    「英英数数化化物物!」
 
 
    「内容丰富,」我说:「上去吧!」
 
 
    「Good morning ladies and gentlemen !」英文老师说,全班哗然,我笑着摸摸下巴,胡子又忘了刮,扎手。
 
 
    英文课大家喜欢,不是喜欢英文,而是喜欢老师,诙谐,可是有深度,上他的课一点不累,这是补习班老师的特长。
 
 
    「今天真是好天气,郊游的天气!」
 
 
    「对!对!」一堆病猫精神都来了。
 
 
    「看哪,阳明春晓,樱花怒放,鹭鸶潭春水初暖,坪林正洋溢着青春的欢笑,而三月阳春,和风煦日,大地一片蓬勃,」他比手画脚,出口成章,散文一篇,佩服!麻子拍拍我腿咧着嘴笑:「要得!」
 
 
    「而诸位却委身屈就於课堂之中,弃美好世界於不顾,呆在那儿看老师唱独角戏,说来实在可怜,令人不由得一掬同情之泪!」
 
 
    「是嘛,是嘛!」全班再度掀起高潮,甚至有人鼓掌。
 
 
    「可是,诸位要猛回头地想想看,」他停了一下,走起台步,忽然转身抑扬顿挫地说:「春天到了,联考还会远吗!」
 
 
    全体病猫哇的一声,再度回到现实,麻子说:「这家伙真会滥用名言……」
 
 
    「诸位,你们都一流学府的一流学生,都有登峰造极,炉火纯青的功夫!」他说,一本正经地,我不得不正襟危坐起来:「而你们也都知道,台大傅园的杜鹃比阳明山的还要鲜艳,还要漂亮,明年春天,当各位拥着美丽可爱的女朋友,在台大校园欣赏满园春色之际,你们会深深觉得,虽然损失了一个春天,却得到了永恒的春天!」
 
 
    病猫再度精神振奋,叫好连天。麻子说:「他一定念过群众心理学,干议员一定很棒!」
 
 
    「报告!」有人举手。
 
 
    「什麽事?」
 
 
    「请问老师,清华大学有没有杜鹃花?」一个傻头正经地问。
 
 
    「我不太清楚,有什麽意见吗?」老师莫名其妙地反问他。
 
 
    「没有啦,我第一志愿想填写清大,可是怕损失一个春天之後,还要损失了永恒的春天!」傻头说完一本正经地坐下,整个课堂如原子弹爆炸,天翻地覆,敲桌子,拍手吹口哨,趁机发泄。
 
 
    「我乱佩服这种语不惊人誓不休的烈士!」麻子说,我也同意,不过我真搞不懂那小子是真傻还是装傻。
 
 
    「Ok, now,言归正传,翻开讲义第五四页,副词与形容词……」老师笑脸尽失。
 
 
    麻子跟我做个鬼脸说:「喜剧演完了,现在悲剧上台。」
 
 
    中午,一堆人又聚在一块,休息一小时哪,不长不短的,而且又昏昏沉沉地扯不出一点名堂来。
 
 
    「跷课怎麽样?」麻子忽然说。平地一声雷,精神全来了。
 
 
    「生平没干过那种事!」班头连头都不抬。
 
 
    「半天又有什麽关系,魁汉,你呢?」
 
 
    「无可无不可,」魁汉也无精打采的。
 
 
    「你妈的怎麽嘛?」
 
 
    「下午什麽课?」
 
 
    「化化物物!」
 
 
    「我没意见!」我说。真的,物理化学还有一点心得。
 
 
    「到那儿去?」班头抬起头说。
 
 
    「想想看。」
 
 
    「阳明山,去抓住最後一个春天!」魁汉说。
 
 
    「妈的要死啦!」
 
 
    「老师说的嘛!」
 
 
    「也可以,散散心,储备明天的干劲。」我说。这种天气,真的要命,好得真想出去跑跑。
 
 
    「班头,如何?」
 
 
    「也罢,舍命陪君子!」他懒洋洋地站起来。
 
 
    「够义气!」
 
 
    我不知怎地想到了楼下的三千金,想到那副可怜的样子,似乎也该去走走。
 
 
    「我去找那个女孩子一起去!」我其实是心直口快,半点念头也没有。
 
 
    「过分!」班头说:「干嘛!约会去?得了,得了!」
 
 
    「不是,」我说:「我看她也是需要去散散心那一类的可怜虫。」「班头,你开通一点好不好,你高三,人家也高三,你紧张
 
 
    人家也紧张哪,散散心,聊聊天又没什麽大不了的事。」麻子说。
 
 
    「对嘛!班头,你自己心存不正,带有色眼镜,就和训导主
 
 
    任一样没见识!」
 
 
    「去吧,去吧,要死大家一起死!」班头说。
 
 
    「小于快去,」麻子似乎血压升高,攀肩搭背地说:「为了不使她太劳累的关系,有办法叫她多找个几个!」
 
 
    「麻子,你真心存不正了!」我说。
 
 
    「唉,难得好天气!」麻子说。
 
 
    那可怜的病猫正趴在栏杆晒太阳,也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嗨!」我说。
 
 
    「干嘛?」
 
 
    「敢不敢跷课?」
 
 
    「干嘛?」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
 
 
    「你早上不是说『吹面不寒杨柳风』吗?要不要去享受享受?」我说。
 
 
    「神经,难怪你妈要骂你!」
 
 
    「我跟你讲真的,去山上跑一跑舒服一点,埋在这儿真会死掉,何况你我都是乖孩子,又不是像别人一天到晚乱跑的。」
 
 
    「少恶,」她说。迷汤之下信心动摇。「可是下午有课!」
 
 
    「什麽课?」
 
 
    「地地历历!」
 
 
    「那有什麽好上的,自己念还不是一样,老师又不会重写历史,身体要紧,花半天功夫换几天精神,划算啦,自己身体要自己照顾!」
 
 
    「去那个山?」她说。看吧,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这叫做垂死前的挣扎。
 
 
    「阳明山,地灵人杰。」
 
 
    「什麽时候走?」她说。回过头开步走。
 
 
    「现在,快去整理一下,门口见,对啦,多找几只病猫,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说。
 
 
    「好吧!」她急忙进教室去。
 
 
    「如何?」楼梯口大夥紧兮兮地如临大敌。
 
 
    「成了!」我说。
 
 
    「哟呵!」魁汉沉不住气地叫了出来:「看吧,同病相怜!」
 
 
    「你们上道一点好吧!」班头说:「大家不要不乾不净,扯进感情纠纷,我告诉你们,纯散心,非郊游,别忘了高三下哪,考大学要紧。」
 
 
    「班头」麻子欲哭无泪地说:「你别自以为是保罗纽曼好不好,一个下午就会扯上感情纠纷,我看你自己要上道一点!」
 
 
    「是嘛!是嘛!」魁汉说。
 
 
    「是你个头!」班头老羞成怒推他一把,大夥儿呼啸下楼,别了补习班,别了课本,哈哈,春天。
 
 
    「春天不是读书天!」魁汉拉着车子如泣如诉地说。
 
 
    我在想要是校长看到这一群叛逆不知道会不会晕倒。九个傻头,五女四男,离联考仅有一百多天,嬉皮笑脸游山玩水。
 
 
    阳明山顶游人汹涌,为了表示清白起见,九个人前後相距将近十八公尺。
 
 
    「好风景!」魁汉呆头呆脑的说。
 
 
    「看那些花衣服,那些笑容就值回票价了。」麻子说:「真是春城无处不飞花!」
 
 
    「补习班就没有!」班头说。
 
 
    「对,高三教室也没有!」
 
 
    「高三学生都是殡仪馆那堆!」
 
 
    「你妈,吉利一点好吗?」
 
 
    「对,你应该说高三学生都是大学预科,台大先修班!」
 
 
    「乌托邦!」班头说:「一群不知死活的人的心理自卫!」
 
 
    「快乐一点嘛!」麻子说:「既来之,则乐之。」
 
 
    红花绿树,空气清醇,吸一口气就像喝一百杯咖啡,吃一千粒克补,全身细胞都活过来,太舒服了。
 
 
    「嘿,你们不要走那麽快好吗?」三千金在後头呻吟。
 
 
    「该死,我们,」魁汉说:「後面还有人哪!」
 
 
    找一个地方休息休息。
 
 
    「到辛亥光复楼去如何!」班头说:「喝咖啡去!」
 
 
    「咖啡?妈的,我打死你!」麻子代我发难。
 
 
    「拒绝进入屋内,」一个女孩说,眼镜够水准,脸色苍白,高三的,一看即知:「我好久没好好晒一晒了!」
 
 
    「不要晒,晒红了,回去包被逮!」三千金说。
 
 
    「才不哪,我妈知道我到外面去走过,她一定很高兴!」她说。
 
 
    「好妈妈!」四个男孩异口同声,默契够棒的。
 
 
    「我看我要认你妈妈当乾妈了!」魁汉说。
 
 
    大家都开怀大笑,笑得路上那些人都回过头来,我真的羡慕那些人,年纪和我们差不多,可是他们就没有联考的威胁。大学,大学。
 
 
    「嘿,你说,如果我们和她们一样没有联考威胁,多棒!」另一个女孩说:「自由自在的!」
 
 
    「可是他们却羡慕我们还能念书,还能钱来伸手,饭来张口。」
 
 
    「人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对了,你们有没有想过,念大学与没念大学有什麽不同?」
 
 
    「有啊,起码念完大学想看什麽抓起来即可看得懂!」
 
 
    「那倒不一定,你的意思是外文的书?」
 
 
    「对呀!」
 
 
    「那如果念国文系,或者其他外文少的呢?」
 
 
    「起码可以具备了更深入地去探讨某种学问的能力!」
 
 
    「那不同又在何方?赚钱的人专讲究赚钱,我们说他们没灵性,没有精神生活,可是我念丁组,如果考上商学院那还不是讲究赚钱,那有何不同?」
 
 
    「对,更何况书念多也不一定赚更多钱,」魁汉说:「人家王永庆不一定要念大学,可是他公司有多少大学毕业的,甚至硕士博士!」
 
 
    「话不能这样讲,」班头说:「念大学的目的无论如何争辩也辩不出个名堂来,因为我觉得世界上矛盾的事情太多了,比如有人说学历无用,要实力,又有人鼓励我们说要向王云五先生一样自学苦读,可是每年就有几万人往大学的门冲,所以我的观念是既然念了书就好好念,能考上没什麽,不考上也没什麽,反正粥少僧多,只要人能在自己喜欢的工作上发挥,那念大学与不念大学有什麽两样,一个在围墙里念,一个在围墙外念而已!」
 
 
    「班头,那你的意思是你是烈士派的,能上则去,不上则弃?」
 
 
    「可以这麽说,」班头躺下来:「我志愿只填自己喜欢的,父母无法干涉,因为叫我去念我不喜欢的东西,那不如不念,用那四年可以搞一些经验和乐趣出来!」
 
 
    「我倒没想那麽多!」三千金说。
 
 
    「我也是,」我说:「真的,我还搞不懂,不过如果搞懂了,万一走火入魔连书都不去碰一下那不是死了,因为我知道我家人啦,亲戚啦,老师啦,一定不喜欢我在围墙外边念,没面子,就是念得比别人多也没人晓得,因为连文凭都没有!」
 
 
    「同感!」
 
 
    「可怜,你们」麻子说:「死都不知道为什麽死。」
 
 
    「停!」班头说:「不谈这些东西,好好休息,难得浮生半日闲,晒晒太阳也好,魁汉,不要挡住我的阳光!」
 
 
    「是,哲学家。」
 
 
    大家都沉默了,九个人九个躯体九个理想一个目标,有意思。
 
 
    「嘿!我想到了,」麻子说:「考大学就像我们打篮球,赢了的赢了,输了的输了,等洗好澡穿好衣服,大家都一样,不一样的只是赢了的人会记得他们赢了一场,输了的人也记得他们输了一场,但是下一场就不知道谁输谁赢了!」
 
 
    「那你所指的『下一场』是那一方面的。」那个苍白的四眼女孩说。「停!」班头说:「我们没资格谈这些啦,让大人去谈吧,大家晒晒太阳,就把他当作我们现在是球赛前的热身运动,搞不好等下比赛取消,连输赢都分不出哪!」
 
 
    「对,不谈这个!」
 
 
    「可怜,我妈只知道我不念书会死,可是就不知道我没光合作用也会死!」魁汉说着,女孩子都笑起来。
 
 
    「去去,你以为你是什麽?仙人掌?」
 
 
    「非也,我好像是大海中浮萍一片……」魁汉唱着。
 
 
    花钟指向三点,阳明山的太阳真好,真想待着不走了,没有课本,没有教室,补习班,只有蓝色的天和一群脸上满是笑容的人。
 
 
    「喂,你二姊」三千金拍拍我指着前面。
 
 
    「小子,真的,你妈的死定了!」麻子幸灾乐祸地说。
 
 
    二姊一眼便瞧着我了,大概是为了家丑不可外扬的关系,把她身边那个穿得很土的可怜虫塞到一边,半走半跑地过来,脸上的表情真比死了儿子的寡妇还难看,我这下子真的死定了。
 
 
    「老幺,你来!」她站在前方不可一世的样子。
 
 
    「干嘛?」我硬着头皮过去。
 
 
    「你还好意思问我干嘛,你补习补到这儿来啦!」她从我右肩望了望後头说:「还带女孩子,你找死呀!」
 
 
    「老姊,你别紧张好不好,我们只是来散散心罢了!」
 
 
    「你要联考了知不知道?」
 
 
    「废话,就是为了联考,拚的快要死了,所以才偷来半天到这儿换换气,晒晒太阳光合作用罢了!」
 
 
    「你还嘻皮笑脸的,我看那有大学丢在地上让你捡!」二姊说。
 
 
    「考大学并不是拚老命呀,大学诚可贵,生命价更高,二姊,留得青山在那怕没柴烧!」
 
 
    「好,回去我看你还会不会吟诗作对!」二姊说,转身走了。
 
 
    「二姊!」我叫着。
 
 
    「干嘛?忏悔啊?」她乐乎乎的样子。
 
 
    「你男朋友真土!」我不知从……
 
 
    「你真的不见棺材不掉泪!」
 
 
    去吧你可以享受春天,我也可以。
 
 
    「你二姊说什麽?」麻子问。
 
 
    「她说散散心是应该的,真正的健康是身心两方面的平衡。」
 
 
    「难怪她考上电机系。」三千金说:「三民主义好熟!」
 
 
    黄昏的归程,车子踩起来有劲多了。
 
 
    「喂,我真的舒服多了,也有精神多了!」三千金满脸通红。
 
 
    「我也是。」……,老妈大概己经灌足了枇杷膏准备发挥,老爸一定失望的躺在沙发上喘气。不过话说回来也相当值得的,过滤过的神经轻松的很,虽死无憾。
 
 
    「喂,你第一志愿填什麽?」她偏过头问。
 
 
    「还没决定,」我说:「八成随波逐流!」
 
 
    「从小学开始不是就写作文说我将来要做个什麽家什麽家吗?」
 
 
    「对呀,我要做个幻想家!」我说。
 
 
    「说正经的」她说。
 
 
    「不晓得,说正经的,」我回过头说:「你呢?」
 
 
    「外文系。」
 
 
    「这又是什麽家?」
 
 
    「回家!」
 
 
    她把车子踩的飞快,黄昏倒又凉起来了,「又是乍暖还寒时」。真太诗情画意了。
 
 
    我慢慢地锁车子,爬楼梯,拖延时间,准备长期抗战。
 
 
    「喂,你累了是不是?」三千金说。
 
 
    「没有啊!」
 
 
    「我晚上还要赶一堆讲义呢!」她说:「你晚上用什麽提神。」
 
 
    「咖啡,有时吃克补,不过後者是我妈的主意,你呢?」
 
 
    「茶,浓茶加柠檬,」她说:「我姊姊的主意。」
 
 
    「你知不知道放榜以後,如果万一不幸考上了,我第一件事情要干什麽?」
 
 
    「我不晓得,不过我第一件事情一定把教科书、参考书全部烧掉!」她一本正经地说,咬牙切齿地。
 
 
    「哟,咱们心有灵犀一点通,来,握手!」
 
 
    「少恶!」她打开门,只开了一小缝,手往後挥了几下一闪即逝。
 
 
    我提着书包上楼,装出一脸不在乎的样子。
 
 
    「回来啦!」妈说:「累了吧,快洗澡去!」
 
 
    好家伙,「累了吧」这可是连讽带刺的「教育法」之一,大概磨好刀,准备痛宰了,不过看她的脸并没一点愠色。妈不是好演员,她装不出来的。
 
 
    「妈,二姊回来了吗?」试探军情。
 
 
    「哟,什麽时候也学着关心起别人来啦,早回来了,」她说:「快洗澡去吧,今天天气好,暖洋洋的。」
 
 
    我实在搞不懂,管他的,上楼再讲。
 
 
    「老幺,晚上想吃什麽菜?」妈在下面说。
 
 
    「红烧克补,清炖咖啡!」
 
 
    「老幺!」妈大声地说:「你怎麽啦!」
 
 
    「青菜!妈。」
 
 
    「你什麽时候能长大!」妈嘀嘀咕咕的。
 
 
    我实在想不通,西线无战事,安全上一垒。
 
 
    「老幺!」二姊站在那儿,重新换了衣服,一身鹅黄,蛮有青春气息的,念大学的人真舒服,有朝气。
 
 
    「干嘛,定坐看戏?免费招待!」我说着把书包丢进房?……?……
 
 
    「老幺,听说你今天跷课!」
 
 
    「对!」
 
 
    「蛮有勇气的嘛!」老哥说:「不愧是我弟弟!」
 
 
    「少来!」
 
 
    二姊也进来,三堂会审眼见就要开始。
 
 
    「我没告诉妈!」二姊说,一大施舍。意外。
 
 
    「老幺,念书是自己的事不是别人的事,」老哥说:「我知道,你很累,可是千万撑下去,不能放松。」
 
 
    「其实我也曾和你一样,有一段日子真受不了,」二姊说:「可是我是撑下去了。」
 
 
    「老么,说真的,现在跟你说你也许会怀疑,但念大学是有它一份意义和收获的。」
 
 
    老哥说着从书包上拍下一些草屑,也拍落了阳明山的和风煦日。
 
 
    「我晓得,」我说:「其实我也想念,因为已经走了十二年漫长的路了,再走四年又何妨?今天我不过是受不了这种天气的召唤,而去散散心罢了,你们又何必那麽紧张?」
 
 
    「那怎麽带女孩子去!」二姊说。不上道。
 
 
    「老姊,她们也和我们一样,只是散散心罢了,」我说:「二位放心,我还清醒得很哪!」
 
 
    「联考病!」老哥说:「原谅你!」
 
 
    大事化无。说来家庭还蛮温暖的,春兰秋桂常飘香。
 
 
    「老幺,我男朋友如何?」二姊说。
 
 
    「同班的?」
 
 
    「不是,土木工程的!」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那小子不知道怎麽挑的。
 
 
    「台湾的亚兰德伦!」我说。真想笑,土木工程,难怪,土里土气一点灵性也没有,不过配二姊绰绰有余。
 
 
    「谢啦!」她转身出去,风度绝佳,我嘘了一口气。
 
 
    「你看过她的他了?」老哥问。
 
 
    「看过了!」我躺下床来。
 
 
    「比起我怎麽样?」
 
 
    「妈呀,差了一大截,又土又宝,」我说:「老哥不是我捧你的,你乱性格的,尤其是抽烟的时候!」
 
 
    「谢啦,要不要来一支品尝品尝!」老哥乐昏了,大学生还是很容易上当的。
 
 
    夜凉如水,洗完澡遍体舒畅,春天是读书天。
 
 
    「老哥,你说,念了大学是不是很多事情都可以干!」我问。
 
 
    「废话!」老哥躺在床上说:「上大学就是长大了。」
 
 
    「好,大学大学我和你势不两立了!」
 
 
    「怎麽,破釜沉舟哪,有志气!」
 
 
    「不错,我捞到了一个春天,还要拥有永恒的春天。」我自言自语的说。
 
 
    「啥?」
 
 
    「我说,我胡子乱扎手的!」
 
 
    「鬼喔!」
 
 
    美丽的春天,美丽的星期天。明天不知是怎麽样的春天哪!
 
(责任编辑:陈冬梅)
>相关新闻
  • 原来你和我的账簿是那么不同
  • 这一天,要等多少年
  • 眼睛
  • 雾月牛栏
  • 我的情人很有钱
  • 失去也是一种幸福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抓住一个春天

      闹钟哇啦哇啦地响了,我彷佛从另一个美好而舒适的世界里云游归来,可是眼皮就是睁...

    • 原来你和我的账簿是那么不同

      姚芬兰比我大10岁,16岁那年到我家时,一屁股坐下去,小椅子就散了架,我目瞪口呆地...

    • 这一天,要等多少年

      那天下雪,天地纯净。清早她打开家门,外面的雪地里躺着一个红色襁褓。襁褓里的婴...

    • 眼睛

      国际会所绿草如茵,是打网球的好地方,奥林匹克尺码泳池更可畅泳,每天早上,上班...

    • 雾月牛栏

      宝坠在暗夜中倾听牛反刍的声音。这种草料与唾液杂揉的声音使他陷入经常性的回忆。...

    • 我的情人很有钱

      人要是倒起霉来,总有你想不到的事儿等着你。...

    网站简介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陇ICP备08000781号  Powered by 大西北网络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
    Copyright © 2010-2014 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