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情人很有钱

时间:2018-06-28 11:51来源:大西北网-散文网 作者: 点击: 载入中...

荷花

 

    人要是倒起霉来,总有你想不到的事儿等着你。
 
 
    那天晚上,我酒足饭饱往家走。本来我是开着车子的,那天酒喝多了点,为了安全起见,我就步行了,反正我的那个家离这也没多远,权当锻炼身体吧。谁知道没走多远,路边窜过来几个人,用一个大口袋把我兜头罩了进去。不等我嚷嚷,我就被塞进了一辆车里,我感觉到车子一溜烟地开跑了。这时,一个低沉的嗓音对我说:“别乱动乱嚷,哥们是为钱,要是惹火了我们,可要当心你的小命!”一听这话,我立即比谁都老实,反正他们要钱不要命,我何必自讨苦吃呢?
 
 
    车子开了很长时间,终于停了下来。我被人扛进了一间屋子。我头上的口袋被取了下来,可我眼前还是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然后我觉得眼睛被一根布条勒住了。“开灯!”我听见有人说。我感到眼前似乎亮了些,当然,我还是什么也看不见。“你说该让他老婆送多少钱来?”一个人问。“六十万吧。”另一个人说。“行,我来给他老婆打电话。”“哎呀,不行,不行,我老婆没那么多钱……”不等我把话说完,那个低沉的嗓音说话了:“嘿,还真有要钱不要命的,你资产上千万,你老婆连六十万都拿不出来?你哄鬼去吧!把爷们惹急了有你好看的!”我吓得一哆嗦,可还是忍不住把要说的话说了出来:“我的情人很有钱,你们给她打电话,让她带钱来赎我。”“别给老子玩花样!你情人那儿的钱比你家里的钱还多?拿我们当娃娃耍,是不是?”“真的!真的!……”“再啰嗦把你舌头割下来!”我赶紧捂住嘴巴。“手别乱动,要是你把眼睛上的布碰掉了,等你老婆来给你收尸吧!”我觉得身上一凉,汗都下来了。实际上那布条勒得那么紧,都快勒我眼睛里去了,我就是拽也未必拽得下来,哪可能碰得下来。其实我说的都是实话,我老婆真的没钱,我每个月只给老婆两千块,她要管家里的开支,还要顾着儿子,哪还能有什么余钱呀!可情人就不同了,我包她两年多了,每个月付她“固定工资”五千,还时不时地给她零花钱,那一千元“起步”的零用钱,我都不记得给过多少次了,到年底我还给她五万元“奖金”.另外,第一年我还另付她十万元“安置费”,这是因为她让我把她住的房子过户给她,我没答应,给了她十万元的“安置费”,哄她开心。那套房子我虽是买给她住的,我可没傻到把产权给她,要是她有产权,转手把房子卖了,带上钱走了,我上哪找她去?那套房子值五十万呢!我估计这两年,情人那里也该攒了三、四十万了。不过这段时间我手头有点紧,没怎么给她钱,她有点不高兴了,总说我变心了。“过去说话!”一个人把我推着往前走,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说吧。”有人往我手里塞过来一只电话听筒。“说什么?”我拿着话筒问。“说你被绑架了,笨猪!”我头上挨了一下。“喂,老婆,我被绑架了!”“行了,走!”一个人夺走了我手里的电话听筒,另一个人把我架走了。
 
 
    我被带进了一个房间。“老实给我呆着,我们拿到了钱会放你回家!”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我伸出手在房间里摸了一会儿,房间里似乎除了一张床外什么也没有。我在床沿上坐了下来,等了一会儿,没什么声音。我试着用手悄悄地去解眼睛上的布,忙了半天那布也没松动一点,倒是招来一个恶狠狠的声音:“老实点!想死了是不是?”我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不知道老婆什么时候能筹集到钱来救我。该不会把我饿死在这儿吧。早知有今天,我真该多放点钱在家里。家里有张二十万元的存款,可那是我的私房钱,老婆不知道。老婆知道的钱只有五万,那是放在家里应急用的,现在真是急了,可五万元是杯水车薪,有什么用呀!还真该存点钱在家里,干嘛都拿去扩大生产呀,钱是赚不完的!不知老婆知不知道去公司财务科想办法,那些该死的家伙,也不让我多说几句,我也好给老婆出出主意嘛!哎呀,老婆该不会见死不救吧……我正胡思乱想呢,忽然听见门开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扔在了我身上:“给,吃点东西吧!”门又“砰”的一声关上了。我抓起那软乎乎的东西,原来是一袋面包。我狼吞虎咽地吃着面包,心想这些人还有点人道主义。面包吃完了,我也差点给噎死了。“水,我要喝水!”我敲着门喊。“真是事多!”门外有人吼了一声,但不一会儿就给我端来了一杯水。我喝完水,他又把杯子端走了。后来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我不知道我睡了多长时间。当我醒来的时候,又有人给我送来了面包,并且这次主动给我送来了一杯水。唉,不知道我还要在这儿呆多长时间。吃完面包喝完水,我摸着手里的玻璃杯,不由得这样想。“吃完了?”有人拿走了我手里的杯子。这时候我忽然想到怀里的钻石戒指,这是我准备送给情人的礼物,想哄她开心的,还没来得及送,我就被人劫持到了这里。我真想掏出这只戒指,收买这个每天为我送面包和水的人,让他放我逃走。可是这戒指毕竟只值一万多,肯定收买不了,还是算了吧。
 
 
    又是面包,我已经吃腻了,老婆还不来救我!喝完水,我忽然想在杯子上做个记号,我摸索到门边,躲在门后偷偷地摸出了戒指,然后用戒指上的钻石悄悄地在杯底划了个“x”,这是我的姓氏的开头,而且它应该不怎么引人注意。我做贼似的将戒指放回怀里,端着空杯子等人来拿。杯子很快就被人拿走了。
 
 
    腻味的面包呀!我都想绝食了。“出来,走!”有人冲着房里吆喝。我又被装进了一个大口袋。车子开了很长时间,终于停了。我被扔下了车。“在这儿等着!”话音未落,车子在我面前卷起一股尘土,呛着了口袋里的我。我费了好大的劲才钻出口袋,又费了很长时间才把眼睛上的布解开。过了一会儿我才睁开眼睛,眼前的景物逐渐变得清晰。这好像是郊区,空荡荡的没几个人影。远处是农田,隐隐的能看见几个人在田里干活。我呆的地方是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土路的一头通向远处的村庄,另一头也不知通向哪里。大概是因为许久没下雨了,地上积着厚厚的灰尘。我环视四周,希望能找到一辆车,带我离开这儿。我等了好久,终于失望了。那些该死的家伙,我的手机早被他们从腰间拿走了,要不然我还可以打电话求援,现在我怎么办呢?就在我失望的时候,我听见拖拉机“突突突”的声音,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我站在路中间等那辆越来越近的拖拉机。拖拉机在我面前停了下来。“干什么站在路中间,不要命啦?”开拖拉机的人很不满。废话!谁肯不要命呀,不要命我还不拦你呢!我心里想着,嘴里却十分客气地说:“师傅帮帮忙,带我一段路。”“你上哪去?”他问。“我要到城里去。”“我不到城里去。”他说。“带到有车的地方我搭车去。”我说。同时,我飞快地掏出一张五十元的钞票递了过去。到底是有钱好办事,那人接过钱,手一挥说,上来吧。我赶快爬上车斗,心里暗自庆幸那些家伙没有搜我的身,要不然我今天可真是走投无路了。一路上,我灌了满鼻子满耳朵的灰。拖拉机停了,我灰头土脸地下了车。开拖拉机的很热情地告诉我哪里有车坐。坐上车之后,我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儿子已经睡了,老婆正坐在沙发上发呆。看见我回来了,老婆走上前来,把我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然后老婆身子一歪,差点摔倒。我赶忙一把拉住老婆。老婆好像瘦了,满脸的憔悴与疲惫。我扶老婆在沙发上坐下,问她从哪弄来的钱赎我。“能从哪儿拿呢,我从公司财务科里拿的。”老婆说,“你失踪了三天,都要把我急死了!”老婆说着,眼泪下来了。“别哭,别哭,我不是回来了吗?”我安慰了老婆,又问:“你报警了吗?”“我哪敢报警呀,那个人在电话里说,要是不想让你回来,我尽管报警。”“现在我回来了,报警,那帮王八蛋,我的六十万不是那么好拿的!我的钱又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说完我立即打了报警电话。警察来询问了一番就走了,让我觉得很失望。
 
 
    安抚了老婆,我想到了情人。尽管她并不知道我被绑架了,我脱险了也该去看看她,是不是?第二天,我对老婆说了个司空见惯的借口,就去了情人家。让我意外的是情人不在家,而且家里显得有些凌乱。茶几上放着几只玻璃杯,沙发上堆着几份报纸。这是怎么回事?情人知道我爱整洁,我每次来,家里都是又干净又整齐的,今天怎么会这样?她上哪去了?我要求她天天待在这儿的,如果确实有事,必须先告诉我,今天她怎么一声不吭地走了呢?先不去管她,先把家里收拾收拾再说,一会儿她回来了,我要问个清楚。我把沙发上的报纸折好,放进了书房里的报纸堆里。茶几上的玻璃杯该清洗清洗放进茶几下的托盘里。我捧着一摞杯子进了厨房。杯子很快洗好了,我端来托盘,一只手托着托盘,另一只手将杯子一只只地倒扣在托盘里。我忽然愣了一下,手一松,盘里的杯子“唏哩哗啦”全砸碎在地上。我还愣愣地站在那儿,眼睛直直地盯着一只破碎的杯子,那杯底下刻着一个粗糙的“X”.
 
(责任编辑:陈冬梅)
>相关新闻
  • 失去也是一种幸福
  • 鞋带与爱情
  • 最漂亮的习题
  • 窗外的大树
  • 善待朋友,珍惜拥有
  • 缘起则聚,缘灭则散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我的情人很有钱

      人要是倒起霉来,总有你想不到的事儿等着你。...

    • 失去也是一种幸福

      或许生活就是这样:“得之桑隅,失之东隅”.生活没有永远的一帆风顺,正如古人说的...

    • 鞋带与爱情

      我有一个表姐,新婚不久,表姐夫来我家做客。临走时,表姐夫突然俯下身来给我表姐...

    • 最漂亮的习题

      她真的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差劲,他如一个傲慢的天使一样降临到她的课余时间里来...

    • 窗外的大树

      小书室只有9平方米,放了一顶上接天花板的大书架,一张小书桌,两把椅子和一个茶几...

    • 剑赋

      剑者:国之礼仪配饰,君王御用至宝也。...

    网站简介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陇ICP备08000781号  Powered by 大西北网络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
    Copyright © 2010-2014 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