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世纪大灾荒实录

时间:2016-09-12 08:53来源:大西北网-科技鑫报 作者: 点击: 载入中...

 

    山崩地裂的震灾


    1920年12月16日入夜,一个永远被载人历史的日子,据西安城楼了望士兵目睹,“空中忽然红光如练”,“仅一转瞬,地震即作”,整个西安顿时一片混乱“屋宇震动有声,檐瓦纷飞,墙垣倾倒。商民有被伤者,计历十余分钟始息”.这是1921年1月15日第七期《公牍》中的“赈务通告”对这-近代史上最大的地震--甘肃海原大地震发生时的情景留下的最直接的记载。由于当时没有能力对地震灾害作出更详尽的测定和记录,一时人们并没有发现真正的震中。不久,地震的中心才被找到。这次地震发生的确切时间是北京时间20时5分,震中位置在北纬36.5、东经105.7的甘肃海原,震级8.5,震中烈度为12.据载,此次地震非常剧烈,持续时间“或十分钟至二十余分钟”.震发时,东六盘山地区村镇埋没,地面有的隆起,有的凹陷,山崩地裂,黑水横流,海原城房屋荡平,金县死73027人。重灾区兰州数月内先后震100多次,震塌房屋、土窑8000余间,城墙震塌18处,县城及安宁堡、西固城堡城垛震落百余处,崔家崖白云观九级塔震落四级,五泉山顶三台阁震毁上层(次年全圯)。压死牲畜8000余头,居民死亡人数据1921年3月3日《中国民报》载,多达3000余人,与《中国近代十大灾荒》记载相同。


    当时华北救灾协会刊发的《救灾周刊》第18期载文《甘肃被震各县灾情略表》,统计甘肃62个县共死亡266187人,1921年9月15日《晨报》载:246000多人。这次地震中人口死亡率高达每分钟15000--30000人,为害之惨烈,由此可见一斑。


    张广建电文所描绘的悲惨场面,活生生地展现了这样一幅灾区惨图:“所遗灾民,无衣无食无住,流离惨状,目不忍睹,耳不忍闻。甘人多倚火炉取暖,衣被素薄,一旦失此,复值严寒大风,忍冻忍饥,瑟缩露宿,葡匐扶伤。哭声遍野,不为饿殍,亦将僵毙。牲畜伤亡散隅,狼狗亦群出噬人。”然而,这只是甘肃近代灾荒史上的普通一页。1927年农历四月二十三日,武威发生了7.75级大地震,震中在黄羊河与杂木河之间的沈家窝铺至三至冬青顶一带。武威县房屋倒塌408441间,35400人死亡,牲畜死亡20多万头。临近武威的古浪受灾尤重,房屋全毁,3800人死亡,牲畜死亡28000多头。古浪峡山崩,东西道路不通,震灾波及整个河西走廊。地震发生时,天昏地暗,咫尺不见人,翻天覆地,历时六七分钟。由于地震,山上土石淤塞祁连山雪水灌溉渠道,积水破妒而下,来势凶猛,声闻数十里。水出山口,高达数丈,所过之处,人畜皆为鱼鳖。3000多人死于水灾,沿岸房舍田地化为乌有……


    赤地千里的旱灾


    1928年一场罕见的旱荒以陕西为中心。很快地席卷了中国的25个省份。一位内地会传教士说了这样一句话:“西北陷入活地狱。”由此,黄土高原深处的旱象可想而知。


    甘肃在连续遭到旱、水、雹、震等灾害的袭击后,“夏秋无收,饥馑荐至”,河西一带灾民多达30万。1929年6月26日《申报》载:“全省(78县)至少有四成田地,未能下种”,“遭旱荒者至40余县,”灾民“食油渣、豆渣、苜宿、棉籽、秕糠、杏叶、地衣、槐豆、草根、树皮、牛筋等物,尤以雁粪作食者。至瘠弱而死者,不可胜计。”至1929年,旱区扩展到65个县,灾情最酷烈的地区有临夏、临洮、通渭、会宁、榆中、兰州等县乡。因豆类等植物枯焦。千里精赤,野无青草,当时的《大公报》报道说:“甘肃情况已将无人迹,察灾者多不敢深入,恐粮绝水尽而不生还。”据长年在此地活动的传教士们记载,仅兰州一地,“每日饿死达300人”.另一个岷县内地会的传教士写道:“灾惨已十倍于昔,居民绝食或缺种子者已达百分之八十,故多以婴儿烹食充饥”“其最惨者日必饿死数千人。”


    是年三月,甘肃督军刘郁芬发给南京政府的电报就是对当时灾情的写照,电文说:“甘肃各地连年天灾兵祸,田庐漂没,村落焚毁,树皮革根俱已食尽,人相争食,死亡枕藉,山羊野鼠也已啖罄。既乏籽种,又乏耕牛,度日不遑,失时谁计,虽有沃壤,终成石田。似此情景,将坐谈春耕,无望秋收。灾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者在百万以上。”


    饥肠辘辘的灾民挣扎着求生,寻找着一切所谓的“代食品”,刚刚破土的野菜、萌生嫩芽的树叶,被饥民挖尽捋光,所有的树,都只剩下了枯枝,裸露着白晃晃的树干在风中发抖。-丛丛,-片片草木覆灭了,灾区“树木约损十之七”.当一切“代食品”吃尽的时候,当大地一片精赤无可采摘的时候,人,睁着饿红的双眼,将手伸向他的同类。


    漠漠荒原,“道上有饿毙者甫行仆地,即被人碎割,血肉狼藉,目不忍睹。甚至刨墓掘尸割裂煮食,厥状尤惨”,这是1930年3月《民国日报》的记载,真是十室九空堪人怜,妻离子散各逃生。因饿死饥民太多,兰州用大车投送尸体人黄河。辕门前有人卖人肉包子,吃的人从中发现了小孩指甲才被揭穿。


    1930年春天,甘肃雨量还是比较充足,但其他灾祸却频频发生。榆中遭山洪,靖远遭遇黑霜,永登、永靖、定西等地五色怪鼠摧损田地,庄稼遭殃。猩红热、喉痧等传染病发生、流行,死亡者达五六十万人。这场大灾中,人口不足600万人的甘肃,死亡高达250多万。甘肃作为各种自然灾害肆虐的地区之一,每一次大灾,都是对自然的一次浩劫性破坏和掠夺。


    据《百年甘肃》

(责任编辑:陈冬梅)
>相关新闻
  • 本世纪大灾荒实录
  • 上世纪大灾荒实录
  • 上世纪大灾荒实录
  • 上世纪大灾荒实录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网站简介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陇ICP备08000781号  Powered by 大西北网络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
    Copyright © 2010-2014 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